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和颜悦色 平心而论

徜徉美景中,谈笑有宾朋。一点浩然气 千里快哉风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小小说】李小系列·《手机惹出的“出轨”风波》  

2013-01-23 17:12:07|  分类: 我的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【原创小小说】李小系列·《手机惹出的“出轨”风波》

 

早上八点钟不到,刚到办公室泡好茶还没来得及喝,突然杨伟打来电话,说香梅家出事了,要我马上赶到,听口气事情挺急的,嘿,这小子怎么知道香梅家出事了,没功夫闲问,立马出发。

 

郝文也到了,就我们三老同学,一般香梅家有事都是我们帮忙。在车上知道了事情的大概,我倒比较淡定,只是这俩小子像没见过事似的,急的结结巴巴地说,我们得帮帮香梅,不然会出人命的,可又一点主张都没有。唉,都说女人啊谈恋爱的时候再聪明的人一个个都是傻子,这男人也一样,只要结婚了,什么事都拿不定主见了,可能平时听老婆听惯了。他们只是催促,班长,你说咋办?谁叫我至今未婚呢,遇到这种情况只有我头脑倒还清醒,我拿主见,如是,设计行动方案,如此这般这般如此,分头准备,出发,香梅家楼下会合。

 

等到我们会合的时候,一看他们两位架势,我都乐了,还别说,他们俩只是做事喜欢听别人吩咐,但真做起来还一点都不含糊,原来他们装扮成了香港黑社会老大,也不知在哪弄到的这身行头,在我设计里还加进了自己的创意。

 

很快,到了香梅家,大门紧闭,咚咚,我们急速而用力地敲着门。过了一会,才见一位男的半开了门,估计应该就是香梅的丈夫。你们是?那男的惊惑地问。甭问许多,让我们进去,我以一种不容商量且严肃的口吻说,语调也是非常的坚定和带点官员的味道。其实,我今天是准备去相亲的,平时不喜欢穿西服的我今天穿了,嘿,还排上了用场,像上级派的领导。男的在犹豫,堵着门,似乎还要追问,别啰嗦,反正我们不是坏人,你家香梅认识我们,说罢我们强行闯了进去。

 

男的还想询问阻止,摊开着哆嗦的双手,胡乱推挡着,边扭头看香梅。此时,香梅正泪雨梨花坐在客厅沙发上,发现我们来了,有点吃惊但很快又委屈地哭了起来,这应该证明我们确实是香梅的朋友。进门一看阵势就印证了我们来前的判断,准是这小子偷腥了,现代夫妻吵架几乎百分之百是这档子事。

 

于是,我们三人丁字排开,我在前,他们俩在后高昂着头双手抱胸前,哈哈,我强压心里的好笑,正经的发问,怎么回事?香梅的丈夫这时才回过神来,激动而又生气地说,什么怎么回事,这是我们家私事,不管你们是不是香梅的朋友还是什么来头,你们这是私闯民宅。

 

嘿,这小子,还真能说会道,听香梅以前说过,他老公是什么区纪委副书记。看来,我只有使出杀手锏了,于是,我突然狠狠地一个耳光抽过去,说,你给我住嘴,看来你小子是活的不耐烦了是吧,地上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你非钻。我心里说,香梅,对不住你老公了,我只能这样了。都说,夫妻吵架,作为朋友要么不要过问,一晚功夫他们自然会好的,要么你就啪啪把他们打一顿,千万不能劝,因为你劝还是在他们吵架的思路上。

 

别说,这招还真灵,这位堂堂纪委书记还真的被我打蒙了,半天回不过神来,一脸疑惑,似乎此时才正而八经地想我们到底什么来头。这时,不能容他真的回神,我立马以命令的口气说:我们党的政策你是知道的,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,你只有老老实实坦白一切,争取立功表现。

 

要说,不愧是官场混的,抗击打能力真强,我话说到这份上,他脑子也只是短暂短路,反而也来劲了,绝地反击反问起我们来了:到底怎么回事,你们究竟什么人,你们不说明身份,我可要报案了啊。

 

看来只有再使绝招了,我发出了怒逼的目光,向前跨了一步,后面两位也向前跨了一步,且威武的发出嗯~~的声音,我在心里又是一阵好笑,我说,不用报了,我们今天来,正是因为有人报了案,既然你这样,现在你只剩下两条路了,一条,若继续抗拒不配合我们,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,我们马上要你立即消失,说这话时我语调故意放的很轻,却突然一个揆腿将他打跪在地按住,继续说,另一条路嘛,其实很简单,不坦白也行,只要现在当着我们的面立即给香梅写一份保证书。

 

也不知是不是我们发出了死亡威胁,这小子此时可能才正儿八经想,可能今天真的遇到黑社会了,保命要紧;也可能真的是上级查贪腐换了新方法,迟疑了一下,嘴里发出喏喏的声音,跪在地上服软地说:哪有什么事啊,也不知是哪个要陷害我,冒充女的给我发了一条黄色短信。

 

显然还有话没说完,他突然想起了什么,望了壁上挂钟,急促地说,一时说不清,以后再说,但今天的事确实这引起的,我说的都是真的,等会你们问香梅,我马上要主持一个会议,市领导要来,回头我一定再给你们说。

 

看来,这小子在说真话,但我们是不会退步的,我慢条斯里地说,这些我们都清楚,但是,我们是不会相信的,有几个出轨的跟老婆说出轨了?看看香梅气的,她在外还夸你呢,开会时说假话说惯了吧,我见他急于要走,故意慢慢的说,还要深挖,看来肯定有故事。

 

见我们始终没有松口的样子,也可能真的有急事,他终于答应写保证。正要写时,他又反悔了,说,我真的没做错什么,写什么啊。保证不会写吗,上学时没写过?一定要说出错在哪里,那个女的到底是谁,今后怎样改正,我催促说。真的没有,不信问香梅,我的秘书是男的,他争辩说。我立即回击道,此话差矣,谁说在外要好的女的一定都是小秘,女同事呢,比喻什么和女同事出差什么的,我灵机一动,不知怎么就想到了出差,启发式的说。那倒有过,可我们真的是清白的,他说。够了,我喝道,和女同事出差,开两个房间,实际住的是一个房间,什么事都做了,难道还留什么痕迹,洗的干干净净当然清白了。

 

别看他是纪委书记,说别人会说,经我这样一说他确实越说越说不清楚了,也可能是真的急着开会,也可能以为给老婆写保证不是什么丢人的事,嘿,真的动笔写了,只是仍然没写过错,只写今后如何如何守规矩路边的野花不要采之类。也许,真的没什么事,见香梅也一直没进一步强求他什么,我们的戏也只能演到此了,若真的和女同事开了房间,难道他回家香梅检查不出来,这些事我还真的不懂。就这样,他写好后,絮絮叨叨连说误会误会,急着出门去了。

 

男的走后,香梅却突然放声大哭起来,伏在沙发上当着男人的肩头,说,出了这种事叫我如何见同事啊,我还做别人工作劝别人呢,想不到自己的老公竟出轨了,要不,只有离婚。直到这时,后面这两小子才开口说话,一个劲的安慰,香梅,别哭了,这种事哪个男人没做过。你会不会说话啊,我急忙打住,对着俩小子说,什么哪个男的没做个。旋即对着香梅几乎是吼的说,够了,你也给我停住,什么离婚?离婚,有意思吗,好玩吗,没玩过寻刺激是吧,现在很流行是吧,考虑后果了吗。我这一吼,香梅也镇住了,她还从来没有见我发这么大火。不发火才怪呢,难道我们今天来千辛万苦的就是见证你们离婚?

 

屋里很快陷入了短暂沉寂,过了一会儿,我缓下语调问香梅,真的是为手机短信的事吗?香梅说,是。那好办,说不定你老公是初犯,还没有实质进展,你想想,若真有关系,傻啊,发黄色短信,应该早有联系暗号了,我说。也许是我刚才发火的作用,也许是我的这句话说到了点子上,直到这时香梅才真正止住了哭声,渐渐恢复平静。

 

少顷,香梅才正脸对着我们,平静地说:你们说的也有理,却又换了话题继续说,我知道你们一定会来,想不到你们采取这样方式,刚才你们是真的打啊。女人啊女儿,这时心里还在疼着老公,怪不得贪官犯法了,情人小三什么的跑的无影无踪,只有妻子还在四处奔波营救。香梅,这些都是李小的主意,刚才有些话是编造的和诈的,今天真的是为手机短信的事吗,看你哭的,杨伟结结巴巴的说。

 

香梅点了点头,突然,香梅手机响了,喂,哪位?书记?你们找谁,对方也可能在想怎么女的接了,立马说,哦,嫂子啊,我是纪委小王啊,我明明打的是书记的手机怎么你接了?这里马上要开会,书记呢?书记已经在路上了,香梅说。关掉手机,香梅还在疑惑,忙查看通话记录,突然放声大笑起来,倒把我们吓了一跳,以为香梅受气受的发疯了。哈哈,手机真的是他的,刚才有黄色短信的是我的手机,并说,都怪小舅子到香港出差,我们要他带男女情侣手机,他说现在流行什么香蕉I5智能手机不分男女,两部手机一模一样,早上拿手机可能弄混了。这时,俩呆子也突然想起来,抢着说,是,不错,你的黄色短信一定是你女同事发的,我老婆最近也经常收到,说,只有连转发十人这黄色短信,老公才不会有桃花运降临。

 

哈哈,原来是这么手机“出轨”啊,害得我们瞎折腾了一上午,险险演出包公怒“铡”陈世美。出了香梅家的门,我这才想起,我今天约好了去相亲,现在时间早过了,算了,说不定下次相亲的比今天的更漂亮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7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